《寄生虫》在奥斯卡获奖过后,奉俊昊抱怨身体被掏空

梦在深港 发布时间:2020-03-09 15:13:44

奉俊昊在采访时说他曾向同行导演凯利·莱克哈特诉苦,说自己正在艰难地克服奥斯卡季的疲劳,重新开始编写新剧本。

 

今年的奥斯卡,奉俊昊可是风光无两,《寄生虫》一举囊括最佳影片、最佳导演、最佳国际影片和最佳原创剧本四项重磅奖项,一举成为当晚最大赢家。

(奉俊昊)

甚至韩国总统文在寅都在青瓦台官推发文表示祝贺。

(文在寅官推发文)

在经历了一场旋风式的奥斯卡颁奖季后,回到韩国的奉俊昊正处于开发两部新电影的早期阶段,以及担任HBO改编英文限定剧《寄生虫》的制作人。

但是最近在《大西洋月刊》上发表了这样的一段对话。

他向同行导演凯利·莱克哈特诉苦,说自己正在艰难地克服奥斯卡季的疲劳,重新开始编写新剧本。

奉俊昊表示,现在我终于有时间了,我试着重新开始,但是我已经筋疲力尽了,无论是精神上还是身体上,我只剩下一具躯壳。

(奉俊昊)

在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奖后,奉俊昊在采访时说:

在过去的20年里,我一直在工作,无论在戛纳和奥斯卡上发生了什么,在那之前我一直在做两个项目,我还在继续工作,没有什么因为这些奖项而改变。(两个项目)一个是韩语,一个是英语。

关于奉俊昊正在筹划的两个电影项目,透露出的消息并不多。

不过,他在去年接受《综艺》采访时曾谈过这两部电影。

(奉俊昊工作照)

这两部电影都不是大片,并将其与《寄生虫》和他之前的电影《母亲》进行了比较。

他说这部韩国电影以韩国首尔为背景,有独特的恐怖和动作元素。

英语片是根据2016年发生的真实事件改编。

这两部电影目前还只是处于剧本开发的早期阶段,他还不知道哪个项目会先开始,但当他开始创作其中一个剧本时,他就不会再创作另一个剧本了。

(奉俊昊获奥斯卡奖)

一旦我开始写作,我就只能做一个项目,前期制作也是一样。

他还开玩笑表示,我总是嫉妒那些可以在各种电视节目之间穿梭时还能做项目的导演。

奉俊昊与洪坰杓在《雪国列车》拍摄现场。

(奉俊昊与洪坰杓在《雪国列车》拍摄现场)

奉俊昊还暗示,他的英语片项目将使他与他执导的《玉子》电影摄影师达吕斯·康第重聚,后者因拍摄萨弗迪兄弟2019年执导的《原钻》而赢得赞誉。

奉俊昊说,我想我现在拍的任何外国电影都将与达吕斯合作,而韩国电影都将与洪坰杓(韩国摄影师,他掌镜的奉俊昊作品有《寄生虫》《母亲》《雪国列车》等,他还是《燃烧》《哭声》等影片的摄影师)合作。

《寄生虫》继续在全美各大影院上映,美国票房已经超过5000万美元,成为美国国内票房第四高的外国影片。

但是遗憾的是,这部电影暂未有在中国上映的计划,我们暂时还无法看到。

(《寄生虫》海报)

? 本文版权归 梦在深港 所有,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

? 了解版权计划

快3回血技巧